(1 / 2)

"砰!"

随眼望去,只见离蛤蟆和龟人比较近的其中一个怪物,脸上早已是汗如雨下,瞳孔之中更是平添无数的惊恐!

只见他猛的将手上的兵器一甩。

接着,失魂落魄的大喊一声:"我他妈不玩了。

"

然后,像不要命似的撒丫子便逃了。

有一,便有二。

随着这货一跑,其他围观的怪物很快也完全被点醒了,接二连三不要命的朝着外面跑去。

先前。

这屋子里有多热闹,既是眨眼之间。

这屋子里便是有多安静。

就连一直没有什么表情的柜台的那个泥人,此时也缓缓的皱起了眉头。

怪怪的望了一眼天花板,尽管,那根本看不到楼上的韩三千。

二楼之上,与中原地区的酒楼不同,二楼的房间几乎每一个都非常之大。

即便是中央的过道也远比中原地区的大上三倍左右。

房间挺多,也非常的古老且破旧,不过,倒是能从这其中窥见些当年这里的繁华。

过道之上,依稀有几个怪物或躺在地上喝得伶仃大醉,又或者正抱着丑陋的异性相搂相吻。

"我说,三千,那俩货真的会跟你说的那样,化成血水?"穿山甲每走几步,都恨不得想回头去望一眼。

即便他根本望不到楼下发生什么。

但青龙没跟上来,苏子武也没跟上。

依然让他乐此不疲的想回身去看。

苏颜和绿珠也是担心不已,毕竟苏子武是他们苏家的人,这他们都上楼了,按照正常情况而言,他们也应该跟上才是。

但韩三千一直随着过道往里走,她们也很无奈的既要跟着韩三千。

又想回去看看情况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